往期阅读
当前版: A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公开课

◆安徽 范方启

  语文,本来就应该充满着灵性……

  暑假期间,身在千里之外的我,收到了一条通知,要我准备一节公开课,我当时回复说,现在不还是在放假吗?再说下学年我在哪儿谁知道呀。其实我知道我说这些完全是多余的,这叫先定人选和课程,不管你下学期在哪个学校,安排的课程都会如期进行的。 

  教书几十年,上了多少公开课我自己都记不清了。不过,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公开课的情景。那是我走上讲台的第一年,对于我这么一个新手,当时学校并没有安排我上课的打算,毕竟缺少实战经验,重要的还是前来听课的有二十几号人,基本都是教学骨干,上得不好,那等于在为学校抹黑。但在安排谁上课的事情上卡了壳,没有谁愿意接受这出力不讨好的事儿,最后教导主任急眼了,问我愿不愿意,到这一步,他多多少少有点走投无路的无奈了。或许是初来乍到,或许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心想不就是一节课吗,有什么可怕的。教导主任对于我出手救场非常感激,接下来就与我商量课应该怎么上,他可谓苦口婆心,反反复复交代。我把我的方案交给他,他看过后连连摇头,这样不行,这样不行。说不行,也便自作主张地修改起了我的方案。当我拿到经过修改的方案后,我发现,若按照他的方案上课,我地地道道地成了人家的传声筒或者代言人了。这么想着,心里老大的不愉快。 

  上课的日子到了,一通铃响,我不慌不忙地走上讲台,我打量了一眼坐在后面的那群黑压压的听课者,心里并没有把他们当回事。教导主任也在后面,冲我点点头,我知道,他这点头是对我的“台风”表示满意,同时也在提醒我可以进入正题了。我将要上的是一节语文课,内容也就是发生在东汉末年的赤壁之战。我的不慌不忙源于我对那段历史了解得比较透彻,因为了解而自信。在我的最初的设计稿中,我认为应该花大量的时间帮助那些对于历史一无所知的孩子拨云见日,这就是弄清背景,虽然我的方案被教导主任否定了,但进入课堂后,我还是拗不过我的固执,对于这场我国历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在我看来是不能蜻蜓点水一笔带过的,四十分钟过去了一半,我还在讲天下三足鼎立前的形势,孙刘两家为什么要联合抗曹也占用了不少的时间,一时兴起,就连属于小说家的演义也搬上了课堂,诸葛亮舌战群儒、蒋干盗书、借东风、草船借箭等等,都被我讲得眉飞色舞。而坐在后面的人,有的聚精会神地听着,有的在交头接耳,还有的在嗤嗤地暗笑着。教导主任苦着一张脸,时不时冲我摇头。我知道他为何摇头,因为我完全抛弃了他给我画好了圈的方案,我还明白,我的这节语文课已经不再是语文了,而是成了历史和故事课。但是,不管是什么课,我发现听课的孩子们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过,他们听得津津有味,直到下课的铃声响了,还不愿意离开座位。 

  接下来的评课,对于我这么一个刚刚出道的新手,大家的发言也就不怎么顾忌我的感受了。有人笑着说,哈哈,教书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语文课这么上的,语文语文,不是历史更不是故事,这不是玩客串了吗?笑话,笑话!事实上,我没有被这些刻薄的发言吓倒,在上阵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交手的准备。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用语文课的人文性和知识性来捍卫自己,不过,这样的“捍卫”除掉让人见识我的顽固外,再也不能起多大的作用。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的客串成了小地方本行业里的一个人尽皆知的笑料。 

  此后,我听过不少他人的公开课,也算眼界大开了。一个年老的老师教识字,每出现一个生字,就找一个学生到讲台前举起识字卡片,二十多个生字,二十多个人就那么一直举着,尤其是最先上来的那个小男孩,我发现他的手臂都在不住地颤抖了,但他必须继续举着。授课老师夸那孩子坚强,但我着实不懂为何需要那孩子的坚强,更不明白那么费力地举着识字卡对识字有什么帮助。但别人谬赞授课老师方法新颖,并且做了大量的课前准备。为一节课做那么多的准备,我也能行,所有的识字课都这样做,估计也不用吃饭睡觉了。上《威尼斯的小艇》,一位女老师发挥了她的舞蹈的特长,让学生跳起了舞,这的确别具一格,但只要熟悉课文,大概是想不明白那课与跳舞有什么联系。公开课,也就是起一点示范作用,假如花拳绣腿就是示范,这能有助于学生学好语文吗?听人家上《长城赞》,课后我找了几个学习了课文的学生了解了一下,他们对于先秦时期的历史基本是一无所知,对于长城在当时的作用,更无从说起。语文呀语文,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迷失在五花八门的创新中,花样越多,语文味就越远。尤其在进入多媒体时代,有些公开课授课人的角色也迷失了,演变成了先进教学设备的操控人,甚至有些课堂,一人上课,四五个人帮助操控设备,这比大学教授还要牛气,这到底能起什么示范作用呢? 

  我的课堂我做主,遇上历史说历史,遇上地理说地理,文学史更是从不回避,讲这些,我发现不但不会冲淡教学目标,反而使语文课堂更加丰富生动,听课的学生自然也爱上了语文,他们因为语文,眼界开阔了。 

  近些年,让语文回归传统的呼声高涨了起来,语文终于回到了应有的理性的轨道上来了,走了不小的弯路了,不再有人嘲笑我客串历史了,我的教法似乎获得了更多人的认同。于是,我又不断地进入公开课的课堂,只不过我还是那样简简单单,很少用到设备,本该在一定的语境中体悟的语文,通过其他辅助手段来完成,总觉得这样的语文课在偷工减料,该我说的内容,我绝不逼着学生去“讨论”。不是每个孩子都是“天才”,假如他们能讨论出一个结果来,那还要老师干嘛?一节课完成不了的内容,我不会“开快车”赶时间,学习不是走过场,传播知识也就是为学生点亮明灯,灯不明,漫漫暗夜该如何通行?总觉得苍白的、呆板的、毫无生趣的语文课,是对正在成长的孩子的一种摧残。语文,本来就应该充满着灵性!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1版:头版
   第A2版:小说荟
   第A3版:新诗经
   第A4版:群体展
盛夏的一个午后
晾晒时光
公开课
把自己活成一朵太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