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A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春秋甗式曲柄青铜盉

■熊凯

修复后的春秋甗式曲柄青铜盉。

  共青城市博物馆藏有一件珍贵的春秋时期甗式曲柄青铜盉(下文简称“共青城盉”)。该器青铜质地,素面,整体呈甗形,上部盆(盘)口,下部为鬲形,联裆,三短平足;腹设一流一柄,流为管状位于两足之间,柄曲形、尾端虎首,流柄之间夹角约为90度,通体素面;口径12.9cm,腹部最大径13.2cm,高18.5cm。出土时,缺盖口沿部分残缺,柄残断,后经修复。

  这件共青城盉最终收藏于共青城市博物馆,有段曲折的经历。2017年2月,笔者接到新余市一位同仁的电话,告知通过当地的朋友了解到一个情况,“在九江的共青城甘露寺旁有一施工工地,出土了件青铜盉”,笔者立即把这一情况反馈给共青城蔡敬馆长,请他核实情况,蔡馆长在证实了甘露寺旁有工地在施工后,立即与新余的同仁联系,并在共青城公安部门的协助下,迅速地把这一珍贵文物追回。笔者陪同蔡馆长将这件共青城盉送到江西省考古所(现已改名为江西省考古研究院)进行修复时,省考古所的徐长青所长,看到这件文物,说这是江西省内第一次发现此类型的青铜器,几次询问能否将其留在省考古所进行研究,被蔡馆长委婉地拒绝了,坚持要把这件珍贵的共青城盉带回共青城市博物馆。这件春秋时期的式曲柄青铜盉也因此成为了共青城市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盉是古代盛酒器,是古人调和酒、水的器具。盉字从皿,从禾,禾亦为声部,“禾”指“五谷”、“粮食”。“皿”指“容器”、“盛器”。“禾”与“皿”联合起来表示“把五谷所酿之酒放到容器里进行配比品尝”。王国维《说盉》中指出:“盉乃和水于酒之器,所以节酒之厚薄者也。”盉的形状较多,一般是圆口,深腹,有盖,前有流,后有鋬,下有三足或四足,盖和鋬之间有链相连接。盉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代,多为陶质。青铜盉则出现于二里头文化时期(即夏文化),盛行于商晚期和西周,流行到春秋战国。 

  共青城盉形态特征明显,学术界把这种相类似的青铜盉称之为曲柄青铜盉,考古资料表明现已发现的曲柄青铜盉数量并不多,总计只有24件,其中,皖南及江淮地区出土了18件,其余的6件零星出土或收藏在河南、浙江、湖南、湖北、上海等地,共青城盉则是在江西地区第一次发现的曲柄青铜盉。对于这种形态特殊、地域分布相对集中的曲柄青铜盉,考古学界对其文化属性已有基本的定论,认为它是集中在皖南沿长江地区及江淮地区的周代群舒文化遗存的典型器物,有的学者认为“曲柄盉是研究群舒文化的一把钥匙”。 

  群舒,先秦典籍《左传·文公十二年》载:“羣(群)舒叛楚”,是指春秋时期在以今安徽舒城、庐江、桐城为中心的偃姓小国的合称(包括舒、舒庸、舒蓼、舒鸠、舒龙、舒鲍等),传说是由皋陶后裔在周武王灭商后受封建立的。西周初年,群舒被周人逼迫南迁,其分布地域北抵淮河、南及长江、西限霍山、东达巢湖,在现在安徽中部一带。在西周时期这些小国都以徐国为宗主,称淮夷或南淮夷。春秋前期,群舒诸国国力衰弱,又地处于齐和楚两大强国之间,自然成为两大国争夺的焦点,群舒诸国一度投靠楚国。春秋后期,吴国成为东南霸主,开始进攻楚国控制的淮夷诸国州来(今安徽凤台)、巢和徐等,群舒诸国相继被吴、楚两国所灭,从此群舒不见史册,应该是融入吴、楚两国。 

  今天的九江地区,在春秋时期,行政建制一直没有统一的归属,由吴、楚两国交替管辖,再加上便利的水路交通,各种文化在此交集、碰撞,使九江地区的先秦文化属性丰富多彩,既有山背文化、石灰山文化等本地文化,又有吴越、楚、中原等诸多文化。而群舒文化由于地理位置较近或楚与群舒战争的原因,致使具有群舒文化典型特征的共青城盉在九江地区发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共青城盉是在江西地区第一次发现的与群舒族群相关联的青铜盉。该器的发现对于研究长江流域的先秦文化,特别是研究群舒族群迁徙传播途径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文物和历史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1版:长江周刊
   第A2版:白鹿洞
   第A3版:花径
   第A4版:综艺
蔡元培与黄仲玉的伉俪情
小巷曲折几易名
春秋甗式曲柄青铜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