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越南旅游受骗记 (中)

  ■ 邓星明

  出了赵公馆,老婆在我耳边咕哝一句:“人家第一次见面就送这么贵重的手表,凭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名堂?”

  我轻声回答说:“人家是大富豪,这点礼物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小张带着我们七拐八拐,穿过几条街,远远看见一辆大巴车说:

  “就是这辆车,看来是在等我们!”

  我们加快步伐,走向大巴车,有一位苗条的靓女站在车门口,热情地:“你们是邓先生一行吧?”

  我点点头:“对,我姓邓,没有迟到吧?”

  靓女:“还好,没迟到,快上车吧!”

  小张突然说:“邓先生,我把你们交给郑导游了,下面的行程由小郑安排。祝你们玩得开心!”

  没想到,我们来越南几个小时,换了三个导游,事已至此,不容商量,只有服从了。

  大巴很快就开动了,车上坐满了人,全部是中国游客。透过车窗,我发现越南北部属丘陵地带。大巴在蜿蜒曲折的山区行驶,道路不宽,中间没有隔离带,两车交会还得小心翼翼的。越南人的住房大都是民房,每家每户都是单门独户的建筑,房屋占地面积不大,向空中发展,一般高达五六层,远看瘦瘦长长的房型,别具一格。

  随着大巴的颠簸,劳累了一天,本应好好地打个盹。可是我脑子却越来越清醒。进入越南的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令人猝不及防。

  我仔细回忆与赵先生见面的过程及细节,感觉疑点蛮多。其一,他是九江人,却对九江很陌生。虽然他不在九江长大,但毕竟去过九江。其二,虽说是我们同乡,初次见面,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有点热情过度。其三,他为什么不愿合影?其四,他说要交税款,又不给我税款单,我怎么对付口岸检查?

  对此事老婆已产生怀疑。我想和儿子讨论一下,我拍醒昏昏欲睡的儿子,说:“刚才赵先生送我们劳力士手表,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名堂?”儿子睡眼蒙胧地答了一句:“有什么好怀疑的?是你找他,也不是他找你!”看来他对赵先生是坚信不疑。

  我在车上捋一捋自己的思路:要证明赵先生送表有没有诈,只有弄清楚表的价值就一目了然了;而要弄清楚表的价值,非得找到懂行的人;而懂行的人,非卖表的人莫属了。这件看似简单的小事,若在国内,那是分分钟的事。可现在是越南,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要想弄清楚这件事,我想只有找导游帮忙了。

  导游小郑是那种典型的越南姑娘,身材苗条修长,大大的眼睛,颧骨较高,皮肤黝黑,人很精明。事不宜迟,我看小郑旁边的座位是空的,连忙坐过去,小声说:“导游,我向你反映一件事。”

  小郑回过头,礼貌地:“您说,什么事?”

  我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叙说一遍,尽量说得不啰嗦,但关键点及我的担心力争说清楚。令我意外的是,小郑听得很平静,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

  她听完只冷冷地说了一句话:“那个小张不是越南人,这事绝不是我们越南人干的!而是你们中国人干的!”

  我诚恳地说:“我目前只认识您,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你需要什么帮助?”

  “到了下龙湾,您能不能帮我找到一家钟表店。”

  “好的。”

  大巴开到下龙湾差不多已是傍晚了,导游安排我们住进了酒店,接着吃晚饭。记得晚饭很差劲,只有一盘所谓的“红烧肉”是荤菜,其它都是几个素菜,不但质量差,而且数量少。反正是低价旅游,大家也没说什么。匆匆吃完饭,我就去找钟表店。

  小郑给我指了指方向,说:“记得那条街上好像有一家钟表店,你再问问吧!一路注意安全!”

  我按照导游指的方向,果真找到一家钟表店。有位师傅听我说中国话,就过来与我搭腔:“请问先生,您想买什么表?”

  “哦,我有件事想咨询一下。”说着,我拿出那块“劳力士”手表:“麻烦您给看看,这块手表值多少钱?”

  那位年轻的师傅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这是一块普通的手表,大概两百元人民币可以买到。”

  “哦,明白了,谢谢您!”我拿回表,急匆匆地赶回酒店。回来时儿子已经睡了。老婆急切地问情况,我只得如实地说了。

  那一夜,我失眠了,心口像堵了一团棉花式的难受。我想了很多……一方面,当时六千元对于我们家不是个小数目;另一方面,一个大学教授就这样轻易地被骗了,感到十分窝囊!我又想到那个赵先生设计的骗局太厉害了!他表演得也太精彩了!你不得不服!继而又想,事情也可能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也许那位钟表店师傅看走了眼呢!

  第二天吃早餐,坐在我对面的是北京来旅游的一对母女,母亲很稳重,女孩很漂亮。喜欢旅游的人都比较外向,坐在一起,免不了聊天。女孩说:“昨天真有趣,刚到越南就碰巧遇上了北京老乡,还送了两块名贵的手表给我们……”

  我一听,禁不住手拍桌子,大叫一声:“糟了!”

  那对母女惊讶地望着我:“怎么啦?”

  我脱口而出:“我们都受骗了!”

  母亲急切地:“受骗了?”

  我问道:“你们交没交税款钱?”

  女孩:“交了,一块表二千元,一共四千元。”

  我把我们的遭遇简要地说给她们听,她们一听全明白了。母亲还说,昨天还遇见几个人,都说到老乡送手表的事。我顿时意识到,这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集体诈骗。我问了这对母女的行程,竟然和我们一样,今天游完下龙湾,明天就返回。我叮嘱这对母女,随时保持联系,如有可能,争取讨回被骗的钱。

  吃完早餐,小郑导游安排我们去了海边,乘坐游轮向下龙湾进发。游轮设计得很舒适典雅,大约有六七十游客,全是中国人。

  在船上,我遇见陕西的三位游客,两男一女。有位高个子男子很健谈,与我聊上了。他说他们是从陕西开车过来,从北到南,边走边玩,已经玩了十多天了。我问你们三人是什么关系?他说,我是司机,另一位男子是领导,女人是领导的女朋友。我问是什么领导?高个子不正面回答,只说级别很高,很有钱,上次在四川庙里,一次丢进“功德箱”6万现金……可惜他们三人后来去了河内,我们就分手了。出外旅游的乐趣,除了欣赏景点之外,还能结交各式各样的人,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

  说实话,那天的心情糟透了。我坐在船舱想着下步的计划,根本没有心思观看沿途风景。到了下龙湾,听见游客们欢呼雀跃声,我才走出船舱,举目一看,原来下龙湾的海上奇观就是一座座近似广西漓江上的小山包,坐落到越南的海面了,它不是一座两座小山,而是一个一个的小山集群。可惜那天起雾了,海上的小山群藏在烟雨之中,若隐若现,若即若离,颇为壮观,颇有意境。我随手还拍了几张照片。儿子像没事一样,神情洒脱,到处拍照,玩得正欢。而老婆坐在船舱里就是不出来,她还沉浸在受骗阴影当中。我进去把老婆拖出来,劝慰道:“事已至此,难过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花钱就是来看这个海上奇观的,你不看,等于白来了,多不划算呀!”老婆在我的劝导下,总算是看了几眼,照了几张相,又回到船舱里去了。

  参观下龙湾海上奇观,路上走了几个小时,看景大概只有半个小时,游轮就返回了。我知道这次越南之行已接近尾声,说不定这游船上的六七十个人,也有和我一样受骗上当的人,我何不把这些受骗的人联合起来,一起去讨回公道。

  说干就干,我走到二楼平台上,大声地:“请问一下,你们中间有没有昨天遇见冒充老乡送手表被骗的人。”许多人听见我说话,纷纷前来询问怎么回事,于是我把昨天的遭遇对着大众说了一遍……正说着,导游小郑跑过来拉住我:“邓先生,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讲,影响多不好!”

  我说:“我不管影响不影响,我是受害者,我的损失怎么办?”

  小郑平静地说:“想想办法,你的问题还是能解决的。”

  我从小郑的话里似乎看见了希望,连忙说:“好吧,问题能解决,我就不说了。”

  游轮靠上了码头,游客们纷纷下船,被各自的导游带着进入各自的酒店。

  晚上,我们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心想这是在越南的最后一个夜晚,难道就这样在房间待着。不行!应该去逛逛,应该深入了解一下越南。我敲开旅游团的住房,邀请大家出去走走,包括北京的那对母女,大约八九个人一起逛街。

  第三天,由于一些游客去了河内,只有二十人左右返回芒街,我们换了一个中巴车。奇怪的是,我上次与导游谈了我受骗的事后,小郑从不主动找我,更避谈帮我挽回损失的话题。我明白车子到了芒街,我们旅游团就要解散了。

  我期盼着小郑能在最后时间里与我谈一次,我几次将目光投向小郑,但小郑若无其事地避开了。在中巴车离芒街只有30公里的时候,我又主动凑到小郑旁边,郑重地:“导游,汽车马上就到芒街了,你昨天说,我的问题能够解决,你要告诉我,到底怎么解决呀?”

  小郑看了我期盼的眼神,略思忖,然后轻声地:“今天下午6点钟东兴口岸就关闭,你的问题没解决,你可以不出关呀!”

  “我不出关,谁帮我解决问题?”

  “你不回去,自然有人找你。”

  “真的?”

  小郑只说了两句话,就不再搭理我了。她这一招,我确实没有想到,也不敢去想。后来我才了解到,出境旅游签证是有严格的时间规定的,逾期不归,是旅行社的重大事故。          (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白鹿洞
   第03版:教师节特刊
   第04版:综艺
越南旅游受骗记 (中)
描写撷英·少儿肖像
有了希望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