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庐山:茶泉并冠天下悠

  ■ 刘希波

  庐山的茶饮之史和茶文化始于道家,兴于释家,盛于道释儒以茶缔缘和合共济。慧远《庐山略记》和《庐山志》等古文献有彭祖、老子、方辅、匡俗、董奉等早期道界人物在庐山这方丹丘“采茶饮之生羽翼”羽化成仙的记述,庐山早以“神仙之庐”而著称于世。

  寇宗奭《本草衍义》载:早在东晋温峤任江州刺史时,庐山所在地江州便向朝廷“上表贡茶千斤,茗三百斤”,比陆羽《茶经》所载“茶之为饮”“盛于国朝两都并荆渝间”早出400多年,可见庐山茶事历史之悠久。

  在6月2日“庐山国际名茶名泉博览会”上首发的《庐山茶志》是庐山首部记述茶泉之事的专业志书,是庐山市渥惠当今、流益后世的一项文化工程。2017年3月启动,2020年初付梓,历时三年,全书18个篇章,90余万字,记述涉史时间4000多年。该书以众多鲜为人知的庐山涉茶史料和历代名家的审美评价,反映了庐山“茶泉并冠天下悠”,是中华茶泉文化重要发祥地之一。

  首先庐山襟长江濒鄱湖,纬度、土质、水文、气候尤其是常态云雾等天然特殊环境非常适宜优质云雾茶生长。

  其次是道、释、儒三家营茶不图贸易之利,只求品质精良,经过他们长期精心培植、驯化、制作和赋予精雅的品饮文化,天人合一地使庐山钻林茶(宋后名云雾茶)的品质,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优”和“秀”,而成为品冠茶界的极品、神品和仙品。

  东晋慧远驻锡东林寺,仿效道家饮茶修道,深悟品饮庐山茶功效同禅修,肇启了“禅茶一味”影响佛界的经典。唐代名道长吕洞宾在庐山品饮释家禅茶题诗赞曰:“玉蕊一枪称绝品,僧家造化极功夫。”比陆羽长十三岁的茶道之祖皎然住庐山,盛赞庐山道家“丹丘羽人轻玉食,采茶饮之生羽翼”,称道饮庐山茶可羽化成仙。这是对庐山茶品茶道的最高评价,比后来卢仝所作影响茶文化界的同类《七碗茶》诗早一个世纪。卢仝的《七碗茶》诗是皎然赞赏庐山茶诗同一题材的翻版。宋代,庆云院应诏向朝廷进贡庐山庆云、五乳精茶,被北宋皇家和辽、夏国主视为圣品,以茶和邻,促成了民族和睦,荣获仁宗钦赐“国泰清净”御匾旌表。当地民谣云:“云雾东南七尖峰,天地精华育佳茗。进贡皇家成圣品,一两仙茶一两银。”

  庐山有名号的秀瀑佳泉共279处。诗仙李白《望庐山瀑布》千古绝唱问世后,庐山瀑布珍泉名贯华夏。唐代名道长吴筠来庐山作《云液泉赋》,盛赞康王谷之泉“甘乃玄玉之膏,滴乃云华之液”,称之为仙界品饮的神品玉液。之后,茶圣陆羽慕名来庐山遍尝诸泉煮佳茗,当他考察天下三十二州郡茶事水品后,评判天下宜茶水泉二十处,品定“庐山康王谷水帘水第一”,“庐山招贤寺下方桥潭水第六”。从此,招徕张又新、李涉、韦应物、白居易等历代名家趋之若鹜入庐山品尝天下名泉煮名茶,留下数百首赞叹匡庐珍泉佳茶之作。词圣苏东坡赞道:“此水此茶俱第一,共成三绝鉴中人”,并题《西江月》词叹曰:“谷帘自古珍泉……人间谁敢更争妍!”黄庭坚亦作《西江月》词赞颂:“龙焙头纲春早,谷帘第一香泉。”南宋才人王阮题游庐山诗曰:“偶然得意挹珍流,二妙欣然共胜游。”这“二妙”即指庐山不仅茶妙,更兼泉妙。朱熹则称庐山名泉煮名茶是人间“绝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庐山云雾茶成为专送中央的特供茶。毛泽东主席赞赏庐山云雾茶“倒是这个宝贝可以令人神清气爽!”周恩来总理称道:“这庐山是茶也好,水也优,天下难以兼得!”朱德委员长则题诗赞美:“庐山云雾茶,味浓性泼辣,若得长时饮,延年益寿法。”当今中国农科院首席茶叶科学家鲁成银先生说:“庐山茶泉双秀悠天下,云雾茶、第一泉,真可谓是珠联璧合的绝佳组合!”

  《庐山茶志》翔实记录了庐山悠然的环境,悠久的历史,悠深悠厚的茶泉文化,如实记述了查考所获庐山茶事、茶俗及茶文化历史和当今涉茶资料。这部志书以丰富的史实证明庐山茶事历史悠久,茶泉并冠天下。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头版
   第02版:白鹿洞
   第03版:花径
   第04版:特刊
革命先驱陈资始(上)
蠡云诗刻与玉帘泉
庐山:茶泉并冠天下悠